谭雅玲:人民币汇率安全须警钟长鸣


admin| 更新时间:2021-03-05 09:17|点击数:未知

2020年全年人民币升值6.6%,区间极端升值达到10.5%,联系过去一年2.3%的经济增长率以及14亿人口基数,我们不禁要问,这其中是否蕴含风险,2021年市场普遍认为人民币可能维持升值态势,我们需要警惕什么?

人民币从2020年年初开始升值,到6月份达到高峰,其后一直保持升值状态,其中离岸人民币所起到的引领与刺激作用十分显著,无论从规模、效率、能力以及技术比较看,离岸市场的刻意性和攻击性都比较强。一方面,离岸市场24小时运作优于我国14小时运作;离岸市场6万亿美元规模流动性强于我国人民币仅上亿美元规模;美元全流通与人民币有限流通存在明显资质差异。另一方面,我国以外贸企业为主,收取美元为主的结汇模式突出,叠加疫情节奏与周期,推动人民币升值打压外贸企业收益率的对标十分明显。笔者认为,人民币被升值具有精准技术对标的设计与操纵。其间外资银行对预期人民币升值起到的推波助澜作用更加直接,毕竟我国外汇市场依然是银行间外汇市场为主,对银行报价机制起到的刺激作用更加明显。然而,透过市场现实,情绪化偏激、账面性恐慌对人民币升值加大刺激,在岸与离岸滚动式升值难以抑制。目前我国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2位,人均水平则位于世界第69位。美国经济总规模据世界第1,人均水平位于世界第8位。两国货币一个快速升值、另一个偏激贬值,对企业和社会实际影响截然不同。2020年美国贸易逆差再创新高,达到6787亿美元,较2019年增加17.7%,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高,美国重要港口洛杉矶堆满中国进口货物,人民币升值谁获益更多清清楚楚。美国以货币汇率变化的巧妙手法,转移内在压力和矛盾,对外压制别国竞争力,其手段曾被日本验证有效,值得我们警惕。2020年全球贸易大幅萎缩,我国海关数据的进出口额较上年增长1.5%,创历史新高;进出口顺差5350亿美元,增长27%,仅次于2015年的5939亿美元。然而另一个指标十分值得关注,外管局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显示,海关涉外贸易收付顺差1717亿美元,较海关进出口顺差少3634亿美元,贸易顺差不顺收缺口为47%。这说明人民币升值效应是有增量无收益。

当前我国经济与金融背离的现实仍存,无论是在外汇、股票、证券或衍生品市场,人民币还没有达到国际化货币水平,所谓市场舆论热捧的资产主要是因为人民币与美元利率差异存在优势,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现有水平为1%,我国为3%,200基点的利差效应是导致外资积极持有我国债券的原因。目前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疫情形势严峻,各自经济有各自的不良表现,疫情应对与经济缓慢复苏的焦虑感,必然刺激投资价值与投机情绪的膨胀。相比较而言我国及一些新兴市场国家避风港特点比较突出,一些属于投机而非实际价值投资驱动的套利炒作值得我们警惕。

因此,在近期,国内外市场尤其是外部一些具有中长期设计及高端技术运用能力的投机力量很可能会展现攻击性,其策略性试探、调动、煽动作用明显存在,恶意升值人民币意图值得警惕与防范,人民币汇率安全须警钟长鸣。(作者是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云顶娱乐国际网址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